返回頂部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文化文化勢力 > 正文
張宙星:山川入畫來 記者:吳永強       2019-08-09      點擊量:853次 標簽:文化勢力




▲張宙星山川圖系列。


張氏山川圖

張宙星是一位學識淵博的歷史文化學者,多年來,在歷史考古研究、民俗文化傳統發掘以及文學創作諸方面多有深耕,成就斐然。近年來專注繪畫藝術的研習探索,形成別具一格的畫風,在用色用墨上大膽潑辣,刻意于風格樣式的追求,形成了厚重樸實、構圖別致、有著強烈當代風尚又不失傳統意味、借古開新、存真求變的藝術風格,引起國內外專家的關注與研究。

1999年,張宙星辭職,離開北京,回到家鄉萊州,潛心于歷史文化研究,并關注歷史文物的收集與收藏。2017120日,萊州市博物館展出張宙星捐贈的200余件文物,這些歷史跨度由晚清到民國時期的文物包括碑帖、文本、老照片、地圖等,均由張宙星發掘、梳理、收藏。

2007年,他又開始涉足繪畫藝術。

張宙星的父親張加洛,是共和國開國將軍。老將軍除了軍務之外,閑暇時還有丹青方面的造詣,排行老四的張宙星是其子女中唯一繼承了書畫基因的孩子。

他的繪畫,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主要是符號化的“彩墨魚”。魚的形象符號化,重彩濃墨,新奇大膽;第二階段,主要是“瓜果蔬菜圖”。簡練的構圖,簡樸的形象,強烈的筆墨,飽滿的色彩,形成獨特風格。20141月,張宙星接到澳門方面的邀請,定于當年8月底在澳門舉辦畫展。然而,此時他手中除了金魚系列的畫作外,還未有其它的東西可供展覽。為此,他迅速調整思路,開始新的創作。他將樓下鄰居的閑置房屋租賃下來,擺上特大畫案,經過幾天幾夜的思考,決定用“大彩墨”的繪畫理念進行系列題材的創作,于是,上百幅瓜、果、花、木系列作品接踵而出。

第三階段,即“彩墨山水系列”,經歷了畫內心、畫外物,再到畫環境,這是畫家繪畫歷程的清晰路徑,是畫家藝術感知視野一步步擴大的足跡。

一段時間,張宙星閉門謝客,每天堅持創作,完成了一百余幅山川圖系列作品。依舊是大開大合的線條,濃墨重彩之中,宇宙山川囊括于心。粗中有細,山川中人物和房舍道路作為點綴,增添了自然的煙火氣。

“我的每幅作品都是有思想的,有語言的,有情懷的?!閉胖嫘撬?。在他看來,通過繪畫表達的是一種對生活的熱愛,是他對自己真情的流露。在繪畫中,他相信厚重樸拙的力量,這是一種藝術語言,更是一種藝術性格,他用飽滿深沉的筆觸表達了自己淳樸自然的個性。



▲張宙星在畫展開幕式上講話。


大審美,小切口

談到張宙星先生的大彩墨寫意山水系列,山東省美協理論藝委會副主任鄭崗指出:“借古開新,存真求變,這是張宙星先生新創作的‘大彩墨’山水系列的藝術志趣所在;是他深思中國畫傳統,反思中國畫創作的得失而進行的具有研究意義的探索。一般而言,凡是用得上‘大’皆是在思考,或者思考前提下著眼于人性之上的既是深刻的又要獨到的精神出發。雖然我看到的畫面相近,可是境界的、胸懷的、人生的、學養的、底蘊的……一切含蘊都應當是如影相隨的在奮斗與選擇,思索與判斷中體現自己的意義。我這樣理解:大不是題材、不是樣式,而是思想質量的更臻然,人文關懷的更豪邁。因為所繪的一切意義最終僅屬于思想著并有行動的智者?!?/span>

山東藝術學院教授、山東省美協油畫藝委會主任毛岱宗說:“宙星是一位文化學者,向著藝術的本質和藝術成功的最終目的前進,他繞過了很多彎路。他的畫很有震撼力,第一需要膽量,非普通藝術家能及。山畫得如此簡單,看似兒童畫,但是山里面有內涵,他省略了山的細節,讓人看起來很神秘,像是在深夜里看一座山,是一種完形,而不是支離破碎的,是心中不被技術所破壞的一個整體。同時,他有藝術的自信,是一位干凈的藝術家,在當今時代最為難得。他的成功不是偶然,這是必然,因為他走的是文化修建的道路,在文化的深入中加深藝術修養?!?/span>

山東藝術學院教授梁文博指出,從他的畫面表現來看,將中國傳統繪畫與大自然加以結合進行創作,如畫面皴法的使用表現,他主要是通過個人的感受來創作,而不是像普通畫家通過臨摹來掌握的繪畫技術進行表現。他的作品非?;釔?,而且內容十分豐富,值得品味。

張宙星曾是一位詩人,他的散文詩語言簡潔、短促、干凈,具有形象的穿透力?!疤斕厝?,謂之三才。從人文的角度看,他畫的彩墨的山就是天地中人的象征,是人格化的,是堅硬的,是有風骨的,民族文化特征明顯?!筆宋獗賦?,“他的畫,具有大的審美氣象,不拘泥于平遠高遠深遠,也不拘泥于什么皴法。在強烈的色彩對比中,那些與生命相關聯的物象看似微小卻被凸顯出來。土地廟、民居、道路等,在宏大的山體中顯得那么親切?!?/span>

“他畫的山,是遠觀之山,在色彩的細微變化中,氤氳與潤澤都是存在的。他的畫,猛一看有些幻覺,仔細看,又覺得很真實。我權且把它叫做幻覺的真實?!蔽獗?,“這一切,來自于他的遺傳中的革命性與正直堅毅,來自于一個詩人的敏感和率真,來自于他對于美術包括民間美術獨到的認識,來自于長期讀書的文化浸染?!?/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