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財經上市公司 > 正文
海容冷鏈終結“零上市”—— 山東終迎今年首家A股上市企業 記者:董忱       2018-11-27      點擊量:4010次 標簽:上市公司



魯股又添“新生力量”

曾被“三類股東”問題困擾的海容冷鏈首發申請獲通過。招股說明書顯示,冷鏈物流設備行業的高新技術企業海容冷鏈擬在上交所公開發行不超過2000萬股,發行股份占發行后總股本不超過25%。募集資金將全部用于公司主營業務相關的項目及主營業務發展所需的營運資金。所投資項目主要包括年產50萬臺冷鏈終端設備、年產10萬臺超低溫冷鏈設備和冷鏈設備研發中心建設。

作為魯股“新生力量”的海容冷鏈,成立于2006年,主要從事于商用冷鏈設備的研發、生產、銷售和服務。公司以商用展示柜為核心產品,為客戶在銷售終端提供低溫儲存、商品展示和企業形象展示等需求的定制化解決方案及專業化服務;同時,依托產品設計和專業生產能力,為其他制冷產品供應商提供制冷產品ODM服務

其實,早在2014年,海容冷鏈就已經登陸了新三板,首次在資本市場上嶄露頭角。早在201548日,在新三板掛牌還不足一年的海容冷鏈宣布開始進入上市輔導期,此后半年就完成了輔導工作。20151113日,海容冷鏈向證監會報送IPO申請并獲受理,正式開始“排隊”, 這也使其成為今年山東首家過會的排隊企業。2018515日,海容冷鏈首發申請獲通過,從開始IPO排隊到成功過會,海容冷鏈歷時914天。

然而,在2018IPO節奏大幅放緩的背景下,海容冷鏈拿到“通關文書”,已是11月了。

財務數據顯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海容冷鏈分別實現營業收入8.65億元、8.44億元、5.97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18億元、1.26億元和8854.58萬元。

海容冷鏈在4年時間里累計分紅達1.05億元,占公司總募集資金的17.58%。

摘牌新三板清理“三類股東”

“三類股東”問題一直是新三板掛牌企業申請IPO的一大難題。有觀點認為,海容冷鏈排隊時間比較長,主要為“三類股東”問題困擾所致。

為了徹底清理“三類股東”,海容冷鏈也是不惜一切代價,今年123日,海容冷鏈曾發布董事會公告稱,擬向股轉系統申請股票終止掛牌。是什么原因促使一個IPO排隊兩年多的企業在未上發審會前終止掛牌?

其實,摘牌只因一個原因:清理“三類股東”。也是因為“三類股東”問題導致上市一直延期,甚至為了徹底清理“三類股東”從新三板摘牌,可謂是破釜沉舟。

“三類股東”具體是指資產管理計劃、契約型基金和信托計劃。鑒于“三類股東”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可能存在層層嵌套和高杠桿,以及股東身份不透明、無法穿透等問題,證監會在IPO發行審核過程中,對此進行了重點關注。

近年來,證監會關于“三類股東”的IPO審核政策非常嚴苛,今年112日出臺了,對已經IPO排隊的三板企業、準備申報IPO的新三板企業、對“三類股東”投資者、基金備案機構、中登公司等都有一個參考依據。能穿透核查清楚的,加快上會步伐,不能穿透核查清楚的,就必須先對“三類股東”進行清理。

而海容冷鏈遲遲未獲批與“三類股東”有重要關系。201471日,海容冷鏈正式掛牌新三板,彼時公司僅有18名股東。2014年底,海容冷鏈變更為做市轉讓,擁有中信證券、國金證券等4家做市商,二級市場交易活躍,股東人數迅速增加。掛牌期間,海容冷鏈進行過兩次增發,累計實際募資凈額為1.55億元,引入17名股東,多名“三類股東”就是此時進入。

海容冷鏈在201712月更新的招股說明書中顯示,截至20161231日,海容冷鏈前十大股東合計持股4646.9萬股,持股比例77.45%。這其中便包含“國壽安?;?/span>-銀河證券-國壽安保-國保新三板2號資產管理計劃”,該資管計劃持股138.5萬股,占比2.31%。此外,博信優?。ㄌ旖潁┕扇ㄍ蹲駛鷚嘣諂渲?。

2018112日證監會發布審核要求,三類股東上會需滿足四大條件,10天后海容冷鏈便發布董事會公告:擬向股轉系統申請股票終止掛牌。對于海容冷鏈的這一舉動,市場人士都認為海容冷鏈摘牌是為了處理三類股東問題。

如今,“三類股東”問題處理妥當的海容冷鏈,登陸A股已進入倒計時。

“保薦+直投”模式遭質疑

作為本次IPO的保薦機構國金證券,早在之前新三板掛牌時候,就為海容冷鏈在股轉系統掛牌的主辦券商,通過參與公司2014年非公開定向發行,國金證券做市專戶持有公司50萬股,自20141226日起為公司股票提供做市報價服務。

截至2017630日,國金證券持有該公司81,000股股份,占公司發行前總股本的0.1350%。

作為公司保薦機構又同時持有公司的股份,這不就是早前飽受爭議的“保薦+直投”模式。

業內人士表示,2007年后券商曾開展直投業務,存在所謂“保薦+直投”模式,即券商直投業務突擊入股自己保薦的擬上市公司,除了獲得保薦費用外還能獲取股價溢價的回報。但這種模式帶來的利益輸送問題,始終飽受質疑。

實際上201178日證監會發布的《證券公司直接投資業務監管指引》明確禁止了券商先保薦再直投的業務模式,使得該模式在制度上已經被終結。根據該《指引》,擔任擬上市企業的輔導機構、財務顧問、保薦機構或者主承銷商的,自簽訂有關協議或者實質開展相關業務之日起,公司的直投子公司、直投基金、產業基金及基金管理機構不得再對該擬上市企業進行投資。

該人士稱,雖然國金證券先投資再擔任保薦機構,仍然難免給人兩家公司可能涉及利益瓜葛的猜測,保薦人會否只薦而不保也容易受人質疑。

“雖然先保薦再直投的模式不行了,但是先直投再保薦還是可以,對于券商來說,肯定是盡量做到‘肥水不流外人田’,不過和之前的方式相比,從入股到退出的時間將被拉長,在效率上可能有所降低,但是回報應該仍然不低的?!幣的諶聳勘硎?。

3家魯企已過會

山東板塊再獲擴容的同時,其他擬IPO魯企情況如何呢?

記者統計發現,根據證監會最新更新的首發企業基本信息情況表,截至今年118日,共有19家魯企處于正常審核狀態中,1家魯企目前正中止審查。

青島企業今年收獲頗豐。繼海容冷鏈于515日成功過會后,青島蔚藍生物、青島港國際、青島銀行等3家魯企均已通過發審會,登陸A股指日可待。

其中,青島銀行于828日成功過會;918日,青島港國際IPO過會,成為繼青島銀行之后,青島另一家在港交所、上交所同步上市企業;1023日,青島蔚藍生物通過證監會發審委審核,擬登陸上交所主板。

此外,中創物流、景津環保、青島日辰食品、煙臺招金勵福貴金屬、青島森麒麟輪胎、青島國林環??萍?、山東濰坊潤豐化工、山東朗進科技、青島惠城環??萍嫉?/span>9家魯企處于“預先披露更新”階段,中泰證券、山東元利科技、煙臺石川密封科技、山東泰和水處理科技(下稱“山東泰和”)、青島百洋醫藥等5家魯企“已反饋”,淄博魯華泓錦新材料、金現代信息產業“已受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