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讀圖 > 正文
30年前,德國人在山東抗旱扶貧 記者:李百軍       2019-05-06      點擊量:395次 標簽:讀圖


▲1987年,山東沂水,韋魯伯等德國專家實地考察項目的進展程度。


沂水縣地處魯南山區,平原地少,山地較多。特別是處于西部石灰巖地貌的幾個鄉鎮,不但山高土薄,更是嚴重缺水,靠天吃飯。種上莊稼,就等老天下雨才有所收獲。碰上旱天,沒有水來灌溉,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莊稼死去。這里的地下水都在幾百米堅硬的巖石以下,靠當時的人力和物力根本打不出水來。遇到天旱,就要用毛驢到幾里甚至十幾里路外的山溝里去馱水,真正是“水貴于油”。這里的姑娘從小就受夠了沒有水的窘迫日子,長大后紛紛遠嫁到有水的地方。久而久之,這里的光棍漢越來越多。

198610月,聯合國糧農組織的美國、聯邦德國、日本、澳大利亞、瑞典、法國、加拿大、阿根廷和比利時等九個主要捐贈國,組成了一行13人的代表團,在山東省有關部門的陪同下,考察了沂水縣西北部的貧困山區。他們隨行的攝影師是齋藤正樹,一個精通漢語的日本人。我作為縣里派出的攝影師,不但要跟蹤拍攝他們的活動,還要配合齋藤正樹,給他介紹當地有關的風俗民情等情況。

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執行干事澳大利亞的亞歷山大·布朗,是個非常熱忱又風趣幽默的官員。每到一處,老遠就和當地農民熱情打招呼。他弓腰鉆到村民住的破屋里,揭開床上的破被子看看,掀開黑乎乎的鍋蓋聞聞,一刻也不閑著。累了就坐在臟兮兮的炕沿上,端起碗來喝水,拿起煎餅就吃,一點也不怕臟。村民看著好奇,他就熱情地和他們搭訕,見了老頭和孩子就摟著照相。當地農民聽不懂他的話,他就一邊做著鬼臉一邊大笑,惹的老百姓也跟著笑了起來。

第一次接待這么多外國人,聽說又是來送錢的,當地政府當然倍加重視。要求老百姓都穿戴整齊,女的穿干凈,男的不要光著頭,以顯示對客人的尊重。當時是深秋季節,天氣還不算太冷,正是穿毛衣的季節,農村沒有毛衣可穿,有個老頭就連棉衣也穿上了,還戴上了棉帽子??吹接型夤死醇依?,緊張得直冒汗,也不敢摘下帽子。來自美國的女官員卡麗塔看到他的穿戴非常不解,通過翻譯問他,還不到穿棉衣的時候,你為什么不穿毛衣?老人就領她到自己的破屋子里,指著繩子上搭的一身破舊的單衣,加上他身上穿的,這就是他全部的衣服了??吹秸廡?,卡麗塔流下了同情的眼淚。她隨即招呼其他官員過來,一一和這位穿棉衣的老頭合影留念。我想,這是他們極少看到且離奇的裝束吧。

來自法國的居伊·弗朗索瓦則對當地的環境很感興趣,他仔細詢問老百姓當地的氣候和農作物生長狀況。叫我帶他到附近山頂上,他要拍攝周圍的山勢和地貌。這里山高路陡,小路崎嶇難行,當地人走起來都很吃力。他爬山卻很輕松,連在山里長大的我都跟不上,累得我氣喘吁吁。他告訴我他以前是學地質的,對地質構造有著特殊的興趣。下山路上,他又揀了好多當地的巖石標本背了回去。

通過三天的考察,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官員跑了好幾個鄉鎮。在詳細考察了沂水縣西部山區嚴重缺水的狀況后,確立由聯邦德國在沂水實施中德合作糧援項目。在沂水縣委招待所,由聯邦德國經濟合作部世界營養司司長曼巴,起草了中德合作糧援項目在沂水立項的意向書。沂水縣也于1986年底成立了中德糧援項目辦公室。主任由常務副縣長擔任,水利、農業、林業、財政、審計、交通、外事和公安等部門主要負責人為成員。中德沂水縣糧援項目第一期工程從1987年開始,前后經歷了兩年時間。項目區包括沂水縣西北部11個鄉鎮,各鄉鎮和所涉及的工程村都建立了項目管理機構,負責項目工程的施工與管理。聯邦德國也派出了韋魯伯等專家,負責整個中德糧援項目的實施和監理工作。

中德糧援項目的燃眉之急是解決西部山區的嚴重缺水問題。有了德國的資金扶持,購進了較為先進的打井設備,水利部門也派出了技術人員全程負責。經過兩年的苦干,在堅硬的石灰巖地層上,打出了兩百米以下的深井三十多眼,建造了一百多眼大口井,還配備了相應的機房和抽水泵。為了有效積攢雨水,又在山頂上修建大型蓄水池一百五十多個,建供水站二百多處,鋪設管道二十三萬米,建防滲渠道五萬多米,整平山嶺梯田三千多公頃。并在四千多個家庭修建了儲水窖,在三千多戶家庭安裝了自來水,通過這項工程,解決了沂水縣西部山區近八萬人口和十多萬頭牲畜的飲水困難。

為了改善當地農民的生存居住環境,項目部又架設輸電線路十六萬多米,使祖祖輩輩點油燈的農民用上了電燈。為了改善以前道路封閉的落后狀況,他們還修筑環山公路近二百公里,使縣城的客車可以直接到達村口,極大地方便了村民的出行。

村里那些有為青年利用山區優勢,發展果樹栽培和經濟作物種植。利用山坡進行牛羊養殖,取得了很好的經濟效益。好多姑娘也陸續嫁到本地,從此摘掉了“光棍村”的帽子。

中德糧援項目在沂水縣實施的兩年時間,我作為攝影師,多次為德國專家跟蹤拍攝項目的實施情況。因為我當時用的萊卡相機和膠卷全部由德方提供,所以拍攝的照片也要全部交還他們。這里的照片是在我的其他相機上,無意之中留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