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生活齊魯車聞 > 正文
“性感政治”上位記 記者:何楊       2016-11-04      點擊量:93722次 標簽:齊魯車聞

“權力衣著”的時尚回歸:在“男性氣概”和“女性氣質”之間劃出了一道細細的分割帶

好萊塢明星、社會名流、富商巨賈……美國社會上層人士近日積極為希拉里“站臺”。希拉里非常有望在11月的大選中勝出,成為美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此外,今年夏天,自撒切爾夫人后的英國第二位女首相——特蕾莎·梅(江湖人稱梅姨)上任,還有小池百合子、昂山素季……2016年,各國政府重要崗位上,出現了許多女性身影。
據美國《政治雜志》網站統計,到2017年1月,全世界可能將有20個國家由女性領導。一切在告訴我們,女性的“權力衣著”又要回歸了。
“權力衣著”,顧名思義,是一種圍繞“權力”的穿衣方式。它彰顯權力,同時也期望以此獲得權力?!叭σ倫擰鋇鬧氐?,在于控制“性感”,獲得“權威”、尊敬和權力。其結果,是在“男性氣概”和“女性氣質”之間劃出了一道細細的分割帶。
作為一種明確指導女性怎樣在工作中表現自我的女性話語,“權力衣著”最初產生于1970年代后期的美國。這種著裝方法,針對的是此時崛起的“職業婦女”階層。她們希望,展示與眾不同的“女性氣質”。到了八十年代,女權運動如火如荼。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權力衣著”自然而然的被職場女性繼承和沿用,成為這個時代的時裝標志。
在關于“權力衣著”的經典書籍,《女人:為成功而著衣》中,作者莫洛伊就指出了一系列可行性意見,教導在職場上與男性拼個你死我活的女人們如何穿衣打扮。女強人要在職場上出人頭地,需要樹立權威。有兩類穿著會消解這種權威。一類是,太像“女秘書”,這會限制其職業性;另一類,則是太性感。
具體該怎么穿呢?這位男性作者是這么建議的:在維持“女性氣質”的同時,必須抵制潛在的色情和“客體化”問題。因此,有些著裝是要避免的,比如那些“容易將注意力轉移到胸部”的服裝。
女強人也認識到穿衣的重要性。丹麥前首相赫勒·托寧·施密特有個響亮的綽號,叫作“古馳赫勒(Gucci Helle)”。這是因為,赫勒·托寧·施密特不僅作風干練,而且容貌出眾,喜好名牌高跟鞋和名牌皮包——尤其是紅色的古馳包。
在這個方向,南美人顯得比較坦率。巴西歷史上的首位女總統迪爾瑪·羅塞夫,盡管政治上遭人苛責,其干凈利索的穿衣風格,卻令人印象深刻。而阿根廷的首位女總統克里斯蒂娜,出訪時總是攜帶美容師,一天要更換4套衣服。
紐約時裝周上,安娜·溫圖爾(Anna Wintour)穿上了馬可·雅克布(Marc Jacobs)設計的白色T恤,印花為希拉里的頭像,顏色為美國國旗經典三色。此舉帶動了時尚圈的“希拉里熱”。發布會后,設計師馬可·雅克布穿著另一個版本的T恤亮相。而當紅超??系藍ふ材齲↘endall Jenner),則在Instagram上,當著4930萬粉絲,秀出了自己的“希拉里戰衣”。
不論哪個舞臺,人們對于女性穿衣永遠比對男性穿衣關心。相比男政要清一色的西裝,女政要多姿多彩的穿衣風格幫助她們脫穎而出,吸引到媒體的關注。與各種政治傳聞不同,這些不痛不癢的飯后談資,通常是令人愉悅的。




從撒切爾夫人到特蕾莎·梅:政治從來沒有如此性感過
在撒切爾夫人所處的時代,能夠到達權力巔峰的女性零零星星,“該怎么穿?”尚未被列入政界女強人的議事日程。但即便以今日的眼光來看,撒切爾夫人那剛柔并濟,既具權威性和端莊感,又不失優雅女人味的著裝風格依舊可圈可點。
一絲不茍的發型,剪裁精良的西裝套裙和永不離手的手提包,是撒切爾的標志。在撒切爾眼中,她的手提包是她在唐寧街上惟一感到安全的地方,正如權力讓她感覺無比安全一樣。手提包是她風格的象征。有人說,手袋之于瑪格麗特·撒切爾,正如雪茄之于溫斯頓·丘吉爾一樣重要。
2007年,82歲高齡的撒切爾曾接受《Vogue》雜志英國版的專訪,并向人們展示了她“不含一件休閑服”的莊重衣櫥。在英國媒體看來,撒切爾剪裁精致的“權力套裝”是優雅與品位的象征,更是繼戴安娜王妃之后最有影響力的裝束。
撒切爾夫人以后,女性政治家的“朋友圈”開始滲入時裝專家的身影,而時裝與政治也逐漸產生了越發緊密的聯系,必須要說,政治從來沒有如此性感過。
同樣在政界有“鐵娘子”稱號的梅姨,在穿著搭配上顯現出來卻又是不一樣的態度。
梅姨除了其施政綱領,人們關注最多的還是她的另一個標簽——“政壇超?!?,她會穿、敢穿,她的好品位總是讓人眼前一亮,就連作為時尚icon的凱特王妃,也曾被告誡要學學梅姨的穿衣之道。梅姨不太搭理媒體拿她穿著作文章,她說:“你可以很聰明,也很喜歡各種服飾。政壇女性的挑戰之一就是:做自己?!?br /> 身為保守黨的梅姨,穿衣卻“不保守”,豹紋、鉚釘這些流行元素總能在她身上輕易找到。她是個時尚達人,是《Vogue》雜志的終生訂戶,她還在BBC的節目《荒島》中說,愿意把一生訂閱的時尚雜志作為奢侈品帶到荒島上。
梅姨還是著名的高跟鞋控,尤其鐘愛豹紋。這些年無論是出席內閣會議還是其他場合,梅姨就這么一次次踏著各種款式各種顏色的豹紋鞋亮相。梅姨還有“內政部最美小腿”的稱號,年過半百的年紀卻依然有少女般纖細修長的小腿,穿起美鞋來更是錦上添花。
據說梅姨已經帶動了英國時尚產業的銷售,現在豹紋高跟鞋比百搭的黑色高跟鞋暢銷三倍。在服裝的選擇上,梅姨敢于駕馭各種不同的色彩,什么顏色都敢穿,可以說,她把政壇穿成了自己的秀場。

女政要們的“穿衣經”:它是一種角色扮演,也是一種妥協
與權力擦肩的女性著裝,比男性更為復雜。她們要在穿著上兼顧“權力著裝”和“女性魅力”;另一方面,還得精心挑選品牌。有一些規則是必須遵守的,比如,支持本國設計和品牌。在穿出好品位的同時,還不能給人鋪張浪費、大手大腳的印象。
凱特王妃對英國本土時尚品牌Topshop的衣服可謂情有獨鐘。以2014年3月份凱特的一次亮相為例,她穿著一件價值46英鎊(約合人民幣362元)的白領黑色連衣裙,跟隨丈夫威廉王子參加一項慈善活動,這款小連衣裙隨后一小時之內售罄。
樸槿惠一直以愛用韓國平價國貨而聞名,她常穿的褐色皮鞋是百貨商店里很久以前就下架的“Elegance”,甚至有人說她這雙皮鞋修補后穿了10多年;大選拉票時穿的羽絨服是價值13萬至19萬韓元的國內品牌“FILA”。
韓國第一女總理使用的皮包也并非韓國高檔品牌產品,而是韓國一家小企業生產的低廉產品。發言人表示:“此前,樸槿惠一直使用兩個舊皮包。因用了10多年時間,邊緣部分都已裂開,而且皮革也閃閃發亮,因此買了個新包。樸槿惠認為,去挖掘那些具有能力的小企業,幫助他們發揮出自己的實力很重要?!?br /> 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曾被爆出一件短上衣穿了18年。默克爾喜歡低調,每次出鏡她幾乎都穿著剪裁合身的V領西裝套裝,唯一的區別可能只是顏色不同。有一位荷蘭藝術家曾經用默克爾的西裝拼出一張色卡,顏色多達90種!或許在一個歷史上都是男人在執掌權力的圈子里,她不得不穿的像個男人,進而傳遞出可靠與自信的訊息。
注重單品的選擇之外,還要有微妙的平衡,通常的做法是混搭。因此,我們在凱特王妃身上看到了亞歷山大·麥克奎恩和ASOS ;在米歇爾·奧巴馬那里發現了JASON WU和J CREW ;在西班牙王妃萊蒂齊亞那里認出了OSCAR DE LA RENDA 和MASSIMO DUTTI 。
電影《摩洛哥王妃》里面有一段話,是凱莉王妃的好友兼顧問對她說的,大意是: 先想好成為什么樣的角色,將不足之處補全,這樣你就可以獲得人民的愛戴。
衣著是“自我展示技術”的一部分。自我展示并非毫無限制。怎樣展示身份,與我們所屬的人群、階層和社會地位相關。我們精心選擇并穿上身的那些衣服,是我們從屬的環境與自我意愿之間相互拉扯的結果。它是一種角色扮演,也是一種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