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生活行走 > 正文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 羌民族的超級連接 記者:陸洋/文 由衛娟 曲永欣/圖       2018-05-22      點擊量:18989次 標簽:行走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總體由中規院設計,外形設計主要突出“起山”“搭寨”“造田”,從外觀上融入許多羌族文化元素。


新的北川,新的博物館

在新北川的觀景碉樓上,可以看到這座縣城的格局。禹王橋、巴拿恰商業街、抗震紀念園、新生廣場連成一線,在中軸線的盡頭,有一座最為恢宏的獨立建筑,這就是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

“羌”最早記載于殷商時代的甲骨卜辭,其起源可追溯到傳說中的炎黃時代。生活在西部的羌族在不斷遷徙的過程中,絕大多數融入漢族,各分支分別演化為藏緬語族中的各民族。而在岷江、涪江上游落地生根的其中一支便延綿出了“北川羌族”。

在四川盆地西北部,約三千平方公里的北川羌族自治縣是中國唯一一個羌族自治縣,羌族人口約占全國羌族人口的四分之一。史載“大禹出西羌,生于西川之石紐”,石紐就在今日北川的境內。

悠久歷史和古老傳說賦予這片土地富饒的文化資源。不幸的是,這片土地在十年前的“5·12大地震”中是受災最嚴重的區域之一,這里的羌族文化也一同備受創傷。在“5.12”特大地震中,原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全部倒塌,館內2000余件收藏文物毀于一旦,損失巨大。

20099月,澳門基金會與四川省人民政府在北川簽訂了合作協議,援助一億澳門元(折合人民幣8588萬元)重建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博物館按照國家二級博物館標準設計,于20101月動工建設,集收藏、?;?、展示和研究為一體,是迄今為止中國最大的羌民俗博物館,成為繼承和弘揚古羌民俗文化的重要窗口。

近年來,全國人民所矚目的新北川文化事業繁榮發展,其中,民族文化成為了構建新北川的核心部分。新北川定期舉辦大禹祭祀、羌歷年、春節民俗文化活動,申報麻龍馬燈、鎖啦鑼鼓、十二花燈、羊皮端公舞等15個國家級、省級和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挖掘培養羌族鍋莊、咂酒等羌民族文化特色,“羌年”被列為國家級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目錄,萬人跳沙朗慶羌年創吉尼斯世界紀錄。

2017年末,新北川建成公共圖書館1個,文化室343個,文化站23個,博物館1個,文物?;す芾砘?/span>1個。廣播綜合覆蓋率100%、電視綜合覆蓋率100%,均比2007年提高40個百分點。2017年,全縣文化產業實現總產值2.1億元,是2007年的5.67倍,年均增長30%以上。聚力精品文化創作,歌舞劇《風從羌山來》世界巡演。電影《蘭輝》和文學作品《讓蘭輝告訴世界》榮獲全國“五個一工程獎”。加強精神文明建設,獲評第五屆全國農村精神文明示范縣創建單位,擂鼓鎮蓋頭村、安昌鎮被命名為全國文明村鎮,曲山鎮石椅村、永昌鎮通過第五屆全國文明村鎮驗收。

在這些文化成果的背后,靜處一隅的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也在探索著通俗之變,連接過去與現在,國家與民族。作為一個城市的公共文化設施、文化地標、精神家園,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正以生態化的環境、智能化的設施、多元化的展陳、科學化的管理和人性化的服務吸引著眾多海內外公眾紛至沓來。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在中國羌族宏大的歷史背景下,描繪了古代羌人開啟中國農耕文明,成為華夏民族重要組成部分的過程。


▲參觀的游客在欣賞博物館中有關古代羌人的傳說。


▲圖為羌族的“釋比”在祭祀活動中所戴的“猴頭帽”。


▲圖為博物館展出的羌繡作品。


“羌民族的精神家園”

博物館對一座城市的功能性不言而喻。據統計,全國博物館總數超過4000家,僅2016年一年,我國博物館接待觀眾數量就達8.5億人次,增長8.9%。公眾對博物館的熱情超乎想象,博物館正在以各種方式走入人們的生活。

20131月,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正式開館,并成為中國民族博物館北川分館。博物館總建筑面積8002平方米,坐落于城市景觀軸線,與北川文化館、圖書館呈“品”字型分布,是北川新縣城標志性建筑之一。其大面積坡屋頂、黃灰色外墻、高高的羌族碉樓造型設計,讓人仿佛置身羌寨部落之中。

來到新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便是一個必去之地。

北川是巴蜀文明、華夏文明的起源地之一,是大禹的降生之地。北川現有羌族九萬多人,占全國羌族人口的三分之一。20037月經國務院批準,北川成為全國唯一的羌族自治縣。

展現羌族民俗文化成為了新北川的職責。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在中國羌族宏大的歷史背景下,表現北川羌族的歷史、社會、文化。云朵上的民族,凝練地描繪出羌族的生存環境。蘊藏在大山深處的厚重歷史向人們展現,古代羌人開啟了中國農耕文明,羌人是華夏民族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源遠流長,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不斷充盈著中華文明博大精深的智慧寶庫;其團結互助,堅忍不拔的精神維系了整個羌族社會。

作為一個窗口,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從羌族起源開始解讀整個羌民族的文化特征,著重突出羌族民俗和文化的主題,落足于北川、放眼整個羌族;展覽內容分為三大部分,歷史篇向觀眾講述了羌族的宏大歷史背景,是一個不斷為中國大家庭輸送血液的偉大民族,社會篇系統地闡述了羌族的社會生產、社會關系、衣食住行、婚喪嫁娶和宗教信仰,向觀眾全景再現了羌族的社會形態;文化篇生動地演繹了羌族豐富的人文文化,用聲音告訴我們羌族的語言和音樂、用色彩告訴我們羌族的傳統民間工藝、用形狀告訴我們羌族的民間舞蹈和民間體育。

羌族從遠古走來,由一個強大族群演變成了堅韌民族,其波瀾壯闊的歷史濃縮了民族紛爭與融合的過程。所幸聚居在岷江、涪江上游的現代羌族還完整地保存了他們的古老文化,讓我們還能藉此回望這個古老民族所經歷過的輝煌與滄桑,感受其文化的博大精深。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目前館藏文物1500多件,其中123件是地震前老北川民俗博物館的藏品(2007年因被館長高澤友轉移到綿陽文物局中心庫房保管而逃過“5·12”大地震之劫,目前已全部運回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其余的都是地震后在羌區征集的。

目前,博物館展出了100余件文物,300余件民俗實物,涵蓋了戰國時期、漢、明朝、清朝等各朝代的陶器、羌繡,也有近現代的羊皮鼓和猴頭帽,還包含了紅軍長征在北川戰斗時使用的刀槍。

博物館3樓的文化篇羌繡展區里,展出著一幅曾經在上海世博會引人注目的帳帷。帳帷以白色土布打底,配上多幅藍線手繡的圖案,既有騎馬戴帽的知縣,也有正在博弈中的麻將牌局,還有花鳥與清代建筑。這幅帳帷,是2008年底高澤友在北川青片鄉一位70歲高齡的老太太手中覓得。帷帳,是老太太祖母的嫁妝,代代相傳到如今。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將羌族過去和現在的生活方式定格并加以展示,不僅是為了典藏文物,更是期盼羌族人民沿著前人的腳步,在城鎮化現代化的背景下傳承并且發展其優秀文化,實現社會進步與文化?;に?。

行走于展廳中隨處可見羌民族的各種文化沿襲,這讓外來人充分了解了這個民族,同時也寄托了羌民族的民族情感,已經成為羌民族的精神家園。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復原羌族生產生活的歷史場景和自然場景,通過靜態展示與動態演示相配合來展現羌族民俗文化活動。從上至下依次為:喝咂酒、議話坪制(羌族原始民主制的遺俗)、萬物有靈的原始宗教神位。


“愿所有安息者在我羽翼下得享安寧”

從外形看,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給人以古樸厚重同時極具時代感的觀感。

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總體由中規院設計,外形設計主要突出“起山”“搭寨”“造田”,從外觀上已融入許多羌族文化元素。整個博物館總共分三層,一樓為臨時展區,主要用于與其它博物館間的交流。二樓為歷史展區。三樓是社會展區和文化展區。主要展出羌族民俗生產生活實際用品,也展示了羌族從青海甘肅南遷徙到北川的歷史過程,還有部分紅軍長征過北川的歷史細節。

在入館前,游客只需要掃一掃入口處的二維碼,便可免費聽到專業的講解。通過定位手機位置,博物館的公眾號會全程給參觀者提供游覽指南和講解。館內陳列展覽主要分為歷史篇、社會篇、文化篇三大部分,以實物形態和大型場景復原,充分展示不同時代、地域、民俗特色,重點突出羌族民俗文化特點。

除了文物、民俗實物的支撐,博物館的特點是以聲、光、電等現代科技手段復原羌族生產生活的歷史場景和自然場景,以活態的展示手段與參加者進行互動,體驗羌族的一些民俗文化活動。試圖通過物質文化與非物質文化相結合、靜態展示與動態演示相配合、館內館外互動,打造促進經濟、社會、科技發展和民族團結奮進的示范點。

以展出的傳統羌族樂器羌笛和口弦為例,參觀者可在智能的觸摸屏前了解樂器的專業知識、欣賞樂器演奏。在“文化篇”里,除了展示羌繡、羌笛、口弦、羌族歌舞、民俗活動、民間工藝等非物質文化遺產內容外,還有一個特別吸引人的環節——聲控羌語學習區。羌族雖然自古以來沒有文字,但羌語、羌歌、羌舞流傳至今。三樓文化展區中有專用區域,每一塊地磚都對應著天花板上的每一個方格,方格上寫著“爸爸”“媽媽”“太陽”“吉祥如意”等不同的漢語詞匯。如果你想知道“吉祥如意”在羌語中如何發音,只需要踏上對應著“吉祥如意”的地磚,耳邊立即會響起“納吉納魯”。羌族音樂區域,除了文字與圖片介紹,還設計了專門的“羌歌KTV”,供游客盡情聆聽各種羌歌。博物館甚至為游客設計了一個小廣場,便于游客在解說員的帶動下共舞羌族薩朗。

羌族實際上是一個不斷為中華大家庭輸送血液的偉大民族。在“文化篇”里,以雕塑、壁畫、多媒體沙盤、圖片、文字等多種形式展現“炎帝始祖”“大禹治水”“羌人南遷”“羌戈大戰”“紅軍過北川”等等內容……

無疑,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通過先進的現代技術,三維立體畫面,簡要的文字說明,將這些民族元素發揮到了極致。而它也多了很多其他博物館所不曾被賦予的色彩,這點在館中“欽西安原住民禱文”的一句原文中得以體現:“愿所有安息者在我羽翼下得享安寧,愿所有逝者伴我羽翼為慰藉?!?/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