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首頁廣告欄 > 正文
民宿蝶變 記者:本刊編輯部       2019-04-17      點擊量:1045次 標簽:首頁廣告欄


詩與遠方的天然搭配

不久前,一則消息在民宿圈子里“炸開了鍋”:國內首個民宿主自發的民宿聚落,在桐廬長丘田開業。過云山居、大樂之野、云溪上,這些民宿界響當當的標桿之作共同包下了一個村,用三種截然不同的個性,重新演繹山居度假。

民宿作為一種追尋本質生活、雜糅鄉愁情懷的載體悄然興起,成為人們放空心靈、追尋寧靜致遠田園生活的憩息之地,被稱為有溫度的夜宿,有靈魂的房子。

那些奔赴遠方回歸生活的民宿主人的故事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甚廣。從2017年開始,湖南、江蘇、浙江、東方四大衛視都推出了以民宿為主題的明星經營類綜藝節目。在朋友圈里,一些人已經將心動變成行動,在云南、海南等地與人合伙開民宿。

更常見的,過去兩年的節假日,朋友們在五湖四海,世界各地游玩,很少會有人曬居住的酒店,但民宿不一樣,它和有品位、有格調、愛自由、會生活的人設緊密相連,是詩與遠方的天然搭配。

早在“民宿”流行之前,客棧、莊園、山莊已遍布全國旅游勝地。而“民宿”二字在中國的使用肇始于2006年之后的莫干山。

2012年,《紐約時報》旅游版評選全球最值得去的45個地方,位于浙江的莫干山高居第18位,引發國內媒體競相報道。莫干山的上榜不在于風景有多美,而在于2006年以后,一些媒體人、外國人和設計師相繼到此建立了許多風格迥異但都溫馨舒適的個人居所,并用以招待客人,我國“民宿”一詞的使用即發源于此。

2017年國家旅游局發布的文件《旅游民宿基本要求與評價》,將民宿正式定義為“利用當地閑置資源,民宿主人參與接待,為游客提供體驗當地自然、文化與生產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設施”,“根據所處地域的不同可分為城鎮民宿和鄉村民宿”。同時,這份文件稱,它所適用的范圍“包括但不限于客棧、莊園、宅院、驛站、山莊等”。

莫干山民宿發展成為民宿行業的旗幟,掀起全國民宿熱潮。但與此同時,尚處于發展初期的國內民宿業,也存在著許多問題?!胺裰柿咳狽ΡU?、競爭同質化、盈利困難,從平臺到經營者再到具體的服務供應方,整個產業鏈條的發展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蓖炯彝?/span>CEO羅軍表示。


體驗經濟與新奢侈主義

近年來,北京、上海、寧波等地紛紛推出備受行業矚目的國際民宿產業博覽會,展會涵蓋品牌資源展示、民宿服務機構、產業供應鏈以及文旅地產開發等民宿產業鏈各個環節。2019中國(上海)國際民宿及鄉村旅居產業博覽會、2019北京國際民宿產業展覽會等也將于近日開展。

透過民宿展,近年來民宿行業的火爆可見一斑。中國旅游協會發布的《2017年民宿產業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我國民宿數量從2016年末的5萬多家發展到2017年末的20萬家,呈現井噴式增長。根據咨詢服務機構中商產業研究院的數據,2017年中國在線民宿預訂的交易規模突破100億元,2018年會突破200億元。

市場需求持續爆發讓資本看到了誘人的前景。有著文藝情懷的創業者們期待通過開發民宿找到理想的工作和生活;投資機構希望在這個快速崛起的新興領域拓土掘金;一些地方政府則把鼓勵民宿產業發展當作扶貧、增加就業機會的重要手段。正如鄉伴文旅創始人、“民宿教父”朱勝萱所說,振興鄉村需要把從城市回到鄉村的這條道路打通,以城市的力量滋養鄉村的產業?!芭嚶嗽敬宓鬧е?,鄉村才能實現良性的商業運作,村子的文化也能繼續有機生長?!薄梢運?,多方力量推動之下,民宿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熱潮。

1999年,美國學者派恩和吉爾摩最先提出“體驗經濟”這個概念。他們認為,互聯網時代以后,被動地接受服務已經不能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他們迫不及待地要求自己參與到產品、商品以及服務生產過程中,從這個過程中獲得難忘的體驗和記憶。

法國政治和經濟學學者雅克·阿塔利也在《21世紀詞典》中說:“奢侈不再是積累各種物品,而是表現在能夠自由支配時間,回避他人、塞車和擁擠上。獨處、斷絕聯系、拔掉插頭、回歸現實、體驗生活、重返自我、返璞歸真、自我設計將成為一種奢侈?!?/span>

民宿提供的正是這樣一種“奢侈”體驗。我們期待它讓我們放松愉悅,有不同尋常的審美體驗,也期待它的在地性能成為我們進入遠方生活場景的鑰匙,最終,我們得以在這里逃避日常生活的庸常。創造這一切的是民宿的主人,他們賦予空間以獨一無二的生活理想和志趣,于是,尋找到一個合心意的民宿,等同于尋找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于此的不只是詩與遠方,還有人與人,這是民宿真正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