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新聞體 育 > 正文
天使抑或魔鬼? 害魯能的是VAR還是操控VAR的人? 記者:尹波       2019-05-21      點擊量:1033次 標簽:體 育



VAR背后的隱患,不僅僅是過多的中斷和邊緣化現場裁判

是否在足球賽場上啟用VAR,國際足球界已經爭論了很多年。

支持者認為,現代足球節奏和對抗的提高,人工裁判憑能力和經驗用肉眼做出的判斷,顯然跟不上足球技術和戰術的演進,某些原則性誤判對比賽公平性的影響和球員努力的葬送,達到了會嚴重損害足球運動的程度,同時科技進步使VAR技術能夠正常地介入賽事判罰,幫助場上裁判更加公正地執法。因此,啟用VAR勢在必行。

反對者擔心,VAR的啟用會使比賽多次非正常中斷,延緩比賽時間,破壞比賽節奏,降低比賽的流暢性和球迷的滿意度;場上裁判容易養成對VAR的依賴,喪失判罰主動性和承擔責任的意識;更重要的是,“錯判一直是足球比賽的一部分,是足球魅力的一種”這樣的概念會被徹底顛覆,足球比賽的人情味兒和人格力量難免弱化。所以,不該過分強調VAR在足球判罰中的作用,全面啟用應當三思而行。

這種長期以來難分伯仲的博弈,因幾屆世界杯、歐洲杯連續出現直接影響比賽結果的重大誤判,國際足聯、歐足聯承受了巨大輿論壓力,從而向VAR的支持者一方傾斜。到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啟用VAR之勢已然不可阻擋。不過,國際足聯依然給VAR制訂了嚴格的應用范圍,避免場上任何爭議都要用VAR來仲裁,而且明確規定,比賽中的最終判罰權仍屬于主裁判,VAR只是起到輔助判罰的作用。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VAR上演大賽首秀。世界杯小組賽,場上裁判對VAR奉若神明,一切唯VAR為準,VAR儼然成為握有生殺大權的判罰主宰。盡管可能造成誤判的諸多元素果真難逃法網,但比賽的節奏和裁判的主見受到的影響顯而易見。故從淘汰賽起,國際足聯強調了裁判在判罰中的主導性,對視頻助理裁判的權限有所制約。VAR初步嘗試成功,世界杯之后,VAR迅速在除英超之外的2018-2019賽季歐洲頂級聯賽和歐冠賽場推廣開來,英超亦決定從2019-2020賽季開始引進VAR。

直至此時,VAR的啟用效果還是符合前述支持者意愿的。它的積極一面充分展示,消極一面則遠不像預計中那樣夸張。豈料,該來的還是來了。2018-2019歐冠聯賽四分之一決賽曼城對熱刺第二回合生死戰,VAR的表現直接導致了兩隊在天堂與地獄之間的逆天反轉,而這一反轉的原因卻不僅限制在技術層面。終場前斯特林為曼城打進的絕殺球,因助攻的阿奎羅頂多半個膝蓋之差的越位遭到取消,而熱刺攻進的制勝球有明顯的“疑似手球”之嫌,竟然被無視,曼城不得不吞咽下含冤出局的苦果。

這是一個令人戰栗的警醒:再先進的技術,終究要由人來掌控。VAR明察秋毫,可是若掌握VAR的視頻助理裁判不是客觀地而是有選擇地用VAR監控到的疑問判罰提示主裁,而主裁又不能以統一的尺度做出最終的判決,實際上等于用公平的手段制造不公平的結果!


魯能的遭遇比曼城還要險惡,VAR變身為不正當行徑的正當外衣

512日,中超魯能客戰上港的焦點之爭,堪稱比曼城熱刺之戰更為殘酷的VAR盛宴。下半時客隊3個經典入球先后被VAR否決。從視頻慢鏡回放看,這3個進球被VAR挑剔出的瑕疵都是微乎其微的,沒有VAR,裁判幾乎不可能用肉眼做出判斷。VAR捍衛了理論上的絕對公平,代價則是抹殺了3個教科書般的精彩進球!

當然,這并不是質疑VAR的理由。假如從VAR到掌控VAR的人皆客觀公正,受害方魯能深感遺憾和沮喪不難理解,但沒什么可憤怒和指責的。VAR本身沒有感情不帶偏見,這一場你受了害,下一場就可能變成受益者。問題在于,恰恰是在這條最基本的底線上,VAR和掌控VAR的人無法做到使人心服口服。

首先是VAR系統。我看這3個進球被VAR否決后的視頻回放時,一直有個揮之不去的疑問:在世界杯和歐冠賽場上,VAR視頻回放時,每個爭議細節至少有3個角度的慢鏡畫面,而上港魯能一戰的3次視頻回放,都只有一個角度。根據國際足聯關于VAR實施規則的明確規定,只有一個角度的視頻回放,因為無法真實還原爭議細節,不能作為裁判員確定最終事實的合格依據。

補時階段發生的兩次VAR介入,最為典型。

格德斯妙傳吉爾破門一球,從畫面上的越位線來看,格德斯拿球前半只左腳踏過越位線,不過,即使在這一畫面上也能清楚地看出,格德斯的腳雖然比上港最后一名后衛的腳稍稍超前,但上港這名后衛的軀干更接近本隊的底線。按現行越位規則,越位的部位包括“手臂之外能夠合法觸球的身體部位”,腳和軀干都是這樣的“合法部位”,因此格德斯應該是與對方最后一名后衛平行,而非越位。如果有第二、第三個角度的視頻回放,相信這一點會更加清晰。

蒿俊閔的手球,視頻回放亦只有一個角度。當時蒿俊閔與張弛“關門”把埃爾克森擋在身后,埃爾克森從兩人中間向前硬擠,基本沒有拿到球的可能,手球就在此時出現。蒿俊閔感到冤枉的是,正是埃爾克森向前硬擠時推了他的上臂,才使他的手觸到了球。蒿俊閔所言可否采信?來自底線外的第二個角度和來自角旗方向的第三個角度,可以提供最真實的答案??上頤侵豢吹攪艘桓銎矯嫻慕嵌?,埃爾克森的大半個身體被蒿俊閔的身體擋住,看不到他是否推了蒿俊閔。

起初,我以為這只是本土視頻助理裁判經驗不足所致,誰知隨后讀到一篇文章,說中國足協為了省錢,從國際足聯購買VAR系統時沒有購買相關軟件,回放時無法自動標示越位線,實際顯示的越位線是比賽轉播方在畫面上標示出的,不符合VAR判定標準;同時,中超賽場的轉播機位還不到歐冠賽場的一半,難以對場內每個區域都提供多角度視頻回放。原來如此!我們遇到的是個假的VAR!

然而,這仍然不是重點!重點是,上個賽季魯能與上港的主客場較量,加上本賽季這次客場交鋒,3場比賽的視頻助理裁判是同一個人:北京籍裁判金京元!2015賽季魯能客戰貴州時發生外籍主帥庫卡與裁判的沖突,庫卡被禁賽半年,當值主裁金京元也從此失去中超主裁資格,只能吹預備隊聯賽和客串視頻助理裁判。金京元對魯能心存芥蒂,本該回避與魯能有關的賽事執法,可他居然成了魯能的“專職視頻助理裁判”!誰在幕后操縱這一切?

細思極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