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半城湖 > 正文
濟南的詩意四重奏 記者:陸洋       2017-01-16      點擊量:89815次 標簽:半城湖


百花洲畔的回響
冬日的下午,漫步碧波粼粼的百花洲畔,游弋于白墻青瓦之間,走在濕漉漉的青石板上,泉水人家的喜怒哀樂,歷史文化的滄桑厚重,隨著石縫里的泉水,汩汩冒了出來。同泉水一起冒出來的還有詩人的文思,在老墻老院中,“一些印象”書吧聚集起了一群愛詩之人,共談詩詞,共談風月。
追溯到一千多年前,宋代的百花洲比現在大得多。在當時的詩人眼中,百花洲一帶的風景分明是桃花源。齊州(今濟南)知州曾鞏游覽此地,曾寫《百花臺》詩贊美:“煙波與客同樽酒,風月全家上采舟。莫問臺前花遠近,試看何以武陵游?!幣磺Ф嗄旰蟮慕袢?,桑恒昌、陳忠、王展、張普倯四位詩人在同樣的地方留下詩跡。
山東省社會科學院編的《山東文學通史》中,曾經這樣描述山東詩歌的發展脈絡:“以臧克家為代表的第一代詩人是意象化新詩向形象化新詩轉移的一代;以賀敬之為代表的第二代詩人是將形象化新詩推向極致的一代;以桑恒昌為代表的第三代詩人,是探索新詩意象化卓有成就的一代?!痹凇渡蕉貝骷搖返納:悴徽輪?,他被認為是“當代文壇新時期意象抒情詩的領軍人物”。
《四重奏:濟南的回響》首發前,桑老經歷了一次“生死”。從醫院的ICU活著出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拔沂且歡慮?,我沒倒下,就為后代隔絕了另一個世界?!鄙@隙雜諫賴奶?,從他的詩作中可一窺究竟?!端鬧刈?濟南的回響》中收錄的一首《臥成一座大山》中,能夠體味到生命的輪回。

青藏高原
冷月邊關

我聽到自己
送別母親時的哭喊:
“娘呀娘
上西南……”
紛紛的淚雨
紛紛的紙錢

年少不懂事
問奶奶
“西南有多遠?”

為尋母親的去處
一路走到唐古拉山
母親為啥不走了
路太顫?風太寒?
是牽掛兒子
是斷了盤纏?
有錢舍不得用
凝成皚皚的雪峰冰川
母親終不肯再挪動一步
靜靜地臥成一座大山

一個詩人,應該是一個“詩做的人”,眼里、心里應該處處有詩?!笆Ω么由欣??!逼呤逶卮呵?,悠悠多少往事?;毓俗約旱奈難Ь?,桑恒昌一直在“用心突破”。他早年曾在文學部門做行政工作,與人合作寫過報告文學《愛的暖流》,在全國獲獎,也曾寫過小說,在《人民文學》發表。后來隨著行政工作日益繁重,他決定放棄敘事文學,專心寫抒情詩,上世紀80年代以來,他專注于寫懷親詩,其詩意象之濃,情感之深,往往令人過目難忘,比如那首著名的《中秋月》:
自從母親別我永去
我便不再看它一眼
深怕那一大滴淚水
濕了人間

對于一個“詩做的人”而言,詩無處不在,“只要生命在,詩就在”。
“相互照亮”詩城濟南
濟南自古就是一座“詩人之城”,最早的詩篇可追溯到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的《大東》,這首詩的作者就生活在古址位于濟南東部的譚國。到了今天,山東一大批優秀詩人正在崛起,但山東詩人被關注的程度遠遠低于他們的實力。
文學評論家馬兵說,“山東詩人在全國的詩歌版圖中占據了相當重要的位置,可以說現代詩歌出現的重要現象、爭鳴中,山東詩人都沒有缺席?!繃硪晃晃難纜奐曳課安鉤淶?“山東詩人在全國詩壇的地位很高,而濟南在山東又具有輻射全省的作用?!?br /> 《四重奏:濟南的回響》一書收錄了四名本土詩人的作品,他們各自以自己的獨特語言風格和審美情趣,向外界展示了他們筆下淙淙流淌的詩意,并留下詩歌在這座城市的回響。
在濟南市歷下區文聯主席王亞非為《四重奏:濟南的聲響》做的序中,我們可以初步了解四名詩人的“詩心”。
陳忠是一位生于濟南長于濟南的詩人,他待人寬厚、做人謙和、良師諍友的老大哥形象一直令濟南的文朋詩友贊賞有加。詩人雪松曾評價他:“陳忠有一顆多愁善感的心。這顆心敏感、憂郁、多情、細膩,對人生抱有浪漫的幻想。在這樣的個人氣質上生長出來的詩歌,天然的具有一種唯美的情調?!?br /> 王展,濟南市作協副主席,作品風格樸實無華,精短而富有靈性。自然而流暢,散發著一種自然的氣息。
張普倯的詩歌,題材廣泛,內涵凝重深刻。尤其是他的“我的村莊”系列,無不透出濃濃的對故土的情懷,對生命與土地的精神依托和確認,人生真味盡在其中。他所寫的軍旅題材的詩歌,則是他對部隊生活懷戀的精神延伸。
“詩人”是他們統一的標簽,他們將創作根植于生活、工作的土壤,聆聽生命,寫出了優秀的詩篇。
關于濟南,新的文學表達在不斷進行。111日下午,《詩意歷下》首發式在泉城中學舉行。這本書成書于2016年12月,之前的夏天,近百位詩人來到濟南采風,各自寫下精美詩篇,贊頌大明湖、趵突泉等風景名勝。全書分為散文詩、現代詩、古體詩三個部分,收錄了圍繞歷下人文、風光、歷史所創作的詩歌作品150多組。
目前,《詩意歷下》已經發放到歷下區兩萬多名中學生手中。
本書的開篇之作,黃恩鵬的《在濟南歷下老街聽泉》,用詩意的語言描繪了濟南老街與泉水之間的關系。他在最后寫道:“所謂民生,就是漾動著的大大小小的池井、湖塘--那些清清的、亮亮的、濕濕的、滿滿的一片又一片潔凈安詳的月光……”他所描繪的,也正是以4位詩人為代表的濟南作家不斷付諸筆端的精神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