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半城湖 > 正文
沂蒙山訪玉堂 記者:婁光       2019-10-29      點擊量:505次 標簽:半城湖

20199月,劉玉堂老師仙逝幾個月后,他老家沂源縣龍子峪桃花島上的“劉玉堂文學館”揭牌開館了。劉老師是沂蒙山的兒子,文學館建在這里實至名歸。我看到了這個消息,面對手機沉默無言,急速在通訊錄里尋找劉玉堂老師的電話號碼,我一定要打個電話去祝賀的,可是號碼找到了,電話該打給誰呢?手無聲地垂下,眼眶濕潤了,玉堂老師,你在天國得到這個消息了嗎?

這個儀式是我期待了很久的,前幾年,我早就有去參加開館儀式的愿望。2017年春,沂源搞文學活動,文友馬啟代兄給我電話,約我去,他在電話里特意說,沂源是劉玉堂老師的老家,劉老師特意參加了這次活動。一聽到劉玉堂的名字,他老人家作品中沂蒙山的山水、地名在我的腦海里閃現,沂蒙山、釣魚臺、觀音山……等等,這些獨特的地名在詼諧幽默的作品中反復跳躍……我沒有猶豫,像是有個聲音在召喚,開車直奔沂源。

交通如此暢通發達,沂源距離膠東并不遠,主要是以前未曾去過,所以走了許多彎路,路途雖然遠了,卻收獲了一路的風光,沂蒙的山山水水原來是那么神奇漂亮,郁郁蔥蔥,波瀾起伏,每一座山都不一樣,各具特點,與膠東的風土文貌截然不同。這種獨特地理環境正是孕育文字的大好河山。

舉辦文學活動的那個地方叫“龍子峪”。玉堂老師肯定知道了我要來的消息,我剛進門,他就走出來迎上說:“知道你要來!”原來下午的文學討論會,劉老師講完了話就離場在樓下的大廳里等我。我心里一暖,說:“一直想到您作品中的地方看看,真是個出小說的地方啊?!幣桓銎脹ǖ納醬?,名字卻叫“龍子峪”,這人杰地靈、充滿詩意的地方,如實寫下來,就能產生五彩紛呈的文學想象。

劉老師帶著我在龍子峪的桃花島上散步,他簡單對我介紹說,當地的有志之士要在這里建“劉玉堂文學館”。我當時就覺著這是很有眼光的,這里有這么獨特的劉玉堂,不建“文學館”真是太可惜了。

晚上,劉玉堂老師帶我到土門的山上去參加朋友聚會。每走到一個地方,他都認真介紹,這里是釣魚臺,那里是觀音山……還有土門,文革時改過名字,都不如土門形象。我越聽越神往,沂蒙人有獨特的思維與文化,也有獨特的聰明才智,連地名都取得這樣富有詩意,他們的生活怎么會不生動有趣、豐富多彩?到我敬酒的時候,我認真地說了跟隨劉老師一路心中的感受,并且還引用了劉老師的原話:此釣魚臺非彼釣魚臺,釣魚臺無魚可釣,為什么叫釣魚臺?不知道。我剛說完,劉老師望著我會心地笑了。我從他慈祥的笑容里讀出了深沉、讀出了熱愛,他是沂蒙山的兒子,對于這片養育他的地方,那感情,都在這慈祥的笑里了。沂源一行,讓我加深了對劉老師本人和他作品的理解。

在我的心目中,作為作家,劉玉堂老師在中國文壇不可或缺?!靶∥鞅狽綞敲匆還?,小清雪兒那么一飄,小炕頭兒那么一坐,小酒盅兒那么一捏,小檢查兒那么一寫,神仙過的日子?!鼻魄普庥镅?,這描寫——他的獨特,他的豐富加上扎實幽默的生活積累,為中國文壇樹立了一面旗幟。他有很多稱號,那是他的榮譽,也是對他的褒獎,這或許并不重要,他的作品留給我們的余韻足夠享用一生。當年,在《上海文學》上讀劉玉堂老師的《最后一個生產隊》,農民詩人劉玉華、公家嫂子楊玉芹……一個個活生生的形象在我的腦海里揮之不去。我把劉玉堂老師的作品推薦給潘紅心大姐,大姐讀完,笑著對我說,劉老師的作品用萊州方言念出來,實在是太有味、太好玩了。是的,這是出自心靈的感覺,從那時起,我最想見的作家就是劉玉堂。至今我還保存著他的小說集《人走形勢》,一直渴望他能給我簽上名字。

和劉老師在忠義兄的介紹下見面了,我的激動真是無法用文字表達。我們陪他去大澤山,一路上聽他講寫作——那段時間的寫作,劉玉堂老師對我的影響是很大的。劉老師對我說:要用自己的語言寫自己的故事。在逐漸的寫作實踐中,我明白了這句話的重要,這樣可以使一個作家更獨立,更具備廣泛性,比任何的寫作規則更值得遵守。我曾和王堅平兄談起此事,他和我有同感。有一次和一位文友談起了劉老師的作品,他顯然沒有讀過劉老師的書,拿出他所認為好的幾個作家與劉老師比,我和堅平兄幾乎異口同聲地說:和劉老師比起來,連板兒也不沾。當然文學各有見解,可是我至今堅信,我和堅平兄說的對。

劉老師做過《山東文學》副主編,對待作家自然也有他獨特的目光。他稱王堅平是被埋沒的作家,對堅平的作品很看好,還特意為王堅平的散文集《誰家不吃碗餃子》作了序。對于平度的一幫作者,李忠義、紀蕾娜也是極為關愛的,還為小紀這位初學寫作的小女孩兒寫了序。小紀深受感動,帶了禮品去濟南對劉老師表示感謝。劉老師有些發火,對小紀說:“這是絕對不行的!”

這個場面我記得很清楚,當時在劉老師的家里,七八個人拿著書讓劉老師簽名,我站在最后,唯一拿著劉老師《戲里戲外》的精裝本。當眾人都在羨慕我的時候,我聽到了劉老師嚴厲的話語。我曾想請劉老師為我的第二本短篇小說集寫序,可是他太忙,做事又太認真,我都不敢催促,結果成了遺憾。

我曾代表《青島文學》主編高建剛老師向劉老師約稿。劉老師已七十歲了,很長時間沒有寫過太長的東西,他沒有考慮,答應了,開始計劃要寫《小說二題》,后來寫了感人肺腑的《自家人》。在青島相聚,說起此事,《大眾日報》的劉君老師說:劉老師,你給《青島文學》寫稿,就不怕濟南的編輯找你?劉老師寬厚地笑了,以前不是沒給青島寫過嗎?他應中國作協組織來嶗山采風,寫了一篇《靈性嶗山》,在給《青島日報》編輯張祚臣時,反復謙虛地說,這篇文章我反復背誦過幾遍,覺著還行,你看看……就這么幾句話,當時我和祚臣兄都激動萬分,簡直不知道說什么好。

其實,劉玉堂文學館從兩年前就開始籌備了。2018年春節前,我和忠義兄去濟南時,劉玉堂老師曾風趣地請張煒主席為他的文學館題字,本來打算20184月份開館,并邀請我們一起去參加開館儀式。直到2018年冬,我和張祚臣兄再次去濟,見到劉老師。他的樣子有了很大變化,頭發全白了,模樣略顯憔悴,但是精神極好。吃飯時,還幽默地把祚臣叫到跟前,說:祚臣第一次來,坐在我的身邊,讓婁光做副陪……話說得很盡興。談起文學館的籌建,劉老師面露遺憾,他說:其實,不管做什么事兒都會有所變故,有些情況往往是預先沒有想到的,現在正在籌備建設中,準備2019年下半年擇日開館。我們勸他不要著急。劉老師笑,急,急什么?再急也是沒有用的。

20195月,我正在萊州老家籌備一個新項目,事情很忙,心里隱隱地想念劉老師,暗自計劃該去趟濟南,去和他說說話。527日晚上,我從書架上拿下他的那本《戲里戲外》,又看那篇我到處傳誦的《小放?!?,又想起他在平度給我講《小放?!返那榫?,想見劉老師的欲望越來越迫切了……528日晨,劉老師的朋友圈:劉老師昨晚去世,享年71歲!天!霹靂!

遺體告別儀式現場,忠義兄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哭得泣不成聲。我緩緩繞過靈柩,看著躺在靈柩里劉老師安祥的面容,他靜靜地離去,我卻心猶不甘,怎么會就這樣離開了?淚如雨下。

今天是20191010日,青島陰雨,諾貝爾文學獎今天頒布。我翻到前幾天劉玉堂文學館開館的消息,又翻出了我保留的一張照片,照片上劉老師微微笑著,那么樸實,那么慈祥。望著飄落的雨絲,想起文學館里劉老師的銅像,他是沂蒙山的兒子,正用他慈祥的心靈呵護著沂蒙大地。也愿這雨水滋潤大地,撫慰天國里劉玉堂老師慈祥的心靈!

(婁光,原名婁法矩,山東萊州人。中國作協會員,煙臺作協副主席。在各類雜志發表作品百余萬字,出版短篇小說集《門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