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排列三五码复式预测七里山21號 > 正文
1948一2018濟南大案風云——“四門塔”佛頭被盜案偵破紀實 記者:陸洋       2018-06-06      點擊量:19072次 標簽:七里山21號




▲2007年6月12日,專案組在河北警方的協作配合下,終將潛逃十年的柳明歧抓捕歸案,押解回濟。孫康/圖


石破天驚,國寶佛頭泉城被盜

在山東省濟南市以南35公里的群山中,坐落著濟南神通寺遺址。其中,最為著名的便是四門塔。

四門塔塔心柱四面各有一尊高一米多的石雕坐佛,這四尊佛像頗有來頭。上個世紀三十年代,梁思成和林徽因考察此地時,發現這四尊造于北魏時期的石雕佛像竟然是用整塊大理石雕成的。后經兩人整理,四尊佛像的真容顯現于世,其造型、神態精美絕倫,堪稱中國古代佛教造像的典范。

自此,四尊佛像名聲大噪,在吸引學者關注的同時,也引來了盜賊的目光。

199737日清晨,四門塔的看門人李春友像往常一樣來上班。不過剛到塔門口,李春友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四門塔的西門半開半掩,仿佛曾經有人偷偷進來過。李春友馬上找到了昨晚最后鎖門的田乃生,兩人共同進到塔里查看。這一看,把兩人嚇了一跳,“咱們的寶貝被人偷了!”田乃生指著東門內的一尊佛像大聲地喊道。

被盜的佛像是四尊佛像中最傳神,保存最完好的阿閦佛。如今這尊國寶,卻只剩下了半截身子,地上散落著石頭碎屑,雜亂不堪。

國寶被偷,兩人不敢怠慢,連忙向警方報案。濟南警方迅速趕到了四門塔,展開了偵查工作。由于佛像被盜后,前來觀看的人較多,現場十分零亂。偵查人員只找到一截用來撬鎖的自行車彈簧。在對被盜佛像周圍進行仔細勘查后,偵查人員又有了新線索:佛頭斷痕凹陷,斷面東部、東北部和南部都有鋸痕。

四門塔坐落在濟南郊區,四周是群山和農田,塔周圍的?;ど枋┖懿喚∪?。在現場勘查中,偵查人員并未找到有價值的線索。隨后,偵查人員對四門塔文物管理所的職工進行走訪,排除了內部人員作案的可能性。走訪中,偵查人員發現了一條重要線索:阿閦佛脖子上的鋸口,早在5個月前就有了。這很可能是一起蓄謀已久的文物盜竊大案。

四門塔佛像堪稱國寶精品,價值無法估量。阿閦佛的佛頭被盜,很快引起了國家文物局、公安部和山東省、濟南市領導的極大關注。濟南市公安局抽調破案高手成立四門塔佛頭被盜案專案組,全力偵破此案。公安部向全國公安系統下達了協查指令,濟南警方派出十幾個偵查小組奔赴全國各地,展開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偵破大行動。

一波三折,案情水落石出

在調查工作中,專案組連帶偵破了山東數十起文物盜竊案,抓獲了幾十名文物盜竊分子,繳獲了大批文物。然而,這些案件都和四門塔佛頭被盜案沒有直接聯系。兩個多月過去了,案情仍然毫無進展,專案組的工作陷入僵局。

就在這時,一名叫做劉剛的人,進入了警方的視野。

在民警抓獲的幾名盜掘、販賣文物的嫌疑人口中,都提到了一個叫劉剛的人。劉剛,濟南長清人,曾長期從事非法倒賣文物活動,多次前往四門塔踩點,還專門拍了佛像照片。19975月中旬的一個深夜,警方在劉剛家門口將其抓獲。被捕后,劉剛承認佛像上的鋸痕是自己弄的,他也想偷這個佛頭,不過被別人占了先機。經過調查,民警確定案發時劉剛等人確實不在現場,劉剛作案的可能性被排除。

為了盡快破案,專案組決定把此案同山東省各地的石佛文物被盜案串并偵查。19976月,偵查人員在濟南章丘排查時,抓獲了文物販子安某。據安某交代,他曾帶河北省寧晉縣一伙專門盜竊石佛文物的慣犯3次去四門塔踩點,并在夜間駕車去作案。根據其所提供的線索,警方鎖定了寧晉縣高莊河鄉農民楊英利、李栓群、李栓輝、柳明歧等四人的重大作案嫌疑。但當警方分別趕到這四人家中時,卻發現他們早已不知去向。

兩年后,專案組得到線索,在廣州抓獲了楊英利。經審訊,楊英利交代了他與李栓群、李栓輝、柳明歧盜竊四門塔佛頭的經過。

1996年,楊英利等人在倒賣文物過程中認識了安某。一次喝酒后,安某醉醺醺地對他們說:“要想賺大錢,在濟南就有。四門塔有幾尊石頭佛像和西安兵馬俑一樣值錢,因為地處山區,雖是旅游勝地,晚上卻無人看管,極易下手?!毖鈑⒗熱頌笮朔懿灰?,開著車直奔濟南踩點。

199737日,李栓群四人準備好了工具,駕車抵達四門塔進行盜竊。當晚11點左右,楊英利把車停在四門塔附近把風,李栓群、李栓輝、柳明歧來到四門塔,用自行車彈簧撬開門鎖,進到塔內。在盜竊過程中,佛頭由于幾個月前被劉剛等人鋸過,竟然只被砸了一下就掉下來了。得手后,三人用一個蛇皮袋子把佛頭裝好,連背帶拖從四門塔下來。佛頭重達100多斤,中間他們還在麥地里休息過兩次。幾個人合力把佛頭弄上車后,用一件舊大衣包裹住佛頭,開著車一路疾馳,天亮時就趕回了寧晉。

事后,佛頭以6萬元價格賣給了一個南方文物販子,四人每人分得1萬多元。

鍥而不舍,佛頭終歸位

1999年和2001年,長期潛逃在外的李栓群和李栓輝相繼被捕。為了抓捕嫌疑人李栓輝,偵查人員輾轉了12個省市自治區,行程達10萬公里。之后,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分別對李栓群判處死刑,對楊英利判處無期徒刑,對李栓輝判處死刑,緩期執行。這是新刑法頒布后,中國第一例以盜掘古文化遺址罪名宣判的案子。

然而,案子遠沒有結束,到案嫌疑人對佛頭的去向一無所知。犯罪嫌疑人柳明歧還逍遙法外,阿閦佛的佛頭仍然毫無蹤影。

20023月,四門塔佛頭被盜5年后,事情突然有了轉機。山東大學美術考古研究所所長劉鳳君突然接到一個臺北的電話,打電話的陳女士想請劉鳳君介紹一下四門塔佛像的情況。劉鳳君一直致力于山東佛教造像的調查和研究,對四門塔4尊佛像十分熟悉,對陳女士談了四門塔佛頭被盜之事。交談中,陳女士告訴劉鳳君,自己的朋友買了個佛頭,疑似是四門塔丟失的的佛頭。她讓劉鳳君把四門塔佛頭被盜后和被盜前的照片各寄一張給她。劉鳳君也讓陳女士寄幾張她朋友買到的佛頭照片給自己。

經過辨認,劉鳳君確定,照片中的佛頭極有可能是四門塔被盜的佛頭。隨后,他接到臺北研究佛像藝術的吳文成教授打來的電話,說佛頭是一些佛教弟子花重金買到后,捐獻給臺灣著名佛教組織——法鼓山佛教基金會。該基金會董事長圣嚴法師非常熱愛中國傳統文化,聽說可能是四門塔丟失的佛頭后,想將其復歸原位。

20021217日下午,流失5年的四門塔東方香積世界阿閦佛佛頭在海峽兩岸專家和佛教人士的護送下,終于回歸故里。21日,佛像頭被安放到阿閦佛的軀體上。

佛頭回歸,大佛復原,但負責偵查此案的民警們并沒有放松對漏網嫌疑人的追捕。全國“網上追逃”后,專案民警及時將柳明歧上網通緝,同時多方獲取柳明歧的信息。2007612日,濟南民警在河北警方的大力支持下,對柳明歧進行追捕布控,逃犯柳明歧終在河北省寧晉縣落網。

至此,十年追捕,“四門塔”佛頭被盜案4名案犯終于全部落網。